橘子视频app

 |  | 郵箱系統
·學術活動
首頁 > 做暧暖爱视频每一刻
马铃薯主粮化渐行渐近 小土豆将跻身“四大金刚”

編者按:

       马铃薯,俗称土豆。近日一则关于它的消息引起很多人的关注。1月6日,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在北京举行的马铃薯主粮化战略研讨会上透露,到2020年马铃薯将逐渐成为水稻、小麦、玉米之后的我国第四大主粮作物。土豆丝、土豆片、土豆炖牛肉……一直在大家眼里以“菜”出现的土豆,现在居然要跟馒头、米饭一起跃升为“主粮”了,靠谱吗?近日,黑龙江马铃薯产业联盟组织召开了推进黑龙江省马铃薯主粮化战略研讨会,各路专家畅所欲言,共同为黑龙江省的马铃薯主粮化献计献策。

 

 

      “别拿土豆不当干粮”。马铃薯的主粮化,就是将马铃薯加工成适合中国人消费习惯的馒头、面条、米粉,实现由副食消费向主食消费转变,使马铃薯成为提高我国粮食安全保障水平的又一砝码。
      马铃薯主粮化的消息传到我院,让从事马铃薯研究的科研人员着实兴奋了一把。大家纷纷表示,将加大科技創新力度,加快优质、高产、抗逆、综合性状优良、适宜主粮化的专用马铃薯品种的选育研究工作,并加强主粮化品种的品质营养及各项相关配套技术的研究,为马铃薯主粮化进程注入新的科研动力。

 

良種良法結合提升産量

 

      黑龙江省气候冷凉,昼夜温差大,拥有发展马铃薯产业得天独厚的优势。据统计,黑龙江省每年的马铃薯种植面积在400万亩左右,亩产一般为1~2吨。
      “我省西部风沙干旱区和盐碱区降雨量偏少,不适合种植玉米、大豆等作物,但马铃薯在这里却可以很好的生长”,我院总农经师矫江认为应该利用气候和土壤的特性,在这些地方大力发展马铃薯种薯种植,争取建成全国最大的种薯基地。
要想使馬鈴薯成爲主糧,好的品種是必爲可少的要素之一。“每年我國可調運的種薯大約在300萬噸左右,黑龍江省至少要占到1/6的份額”,國家現代農業産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我院作物育種研究所書記盛萬民說。數字的背後,說明黑龍江省有著強大的馬鈴薯品種作爲支撐。
      近年来,国家马铃薯改良中心、国家种质克山马铃薯试管苗库、农业部脱毒马铃薯种薯质量监督检测(哈尔滨)中心和黑龙江马铃薯工程技术中心等国家和省级马铃薯研究创新平台纷纷落户到我院。据统计,目前储存在国家种质克山马铃薯试管苗库的马铃薯资源就有2400份。国家马铃薯改良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中心近年来先后选育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不同类型“克新系列”马铃薯新品种26个。2013年“克新号”马铃薯品种推广面积占全国的21.2%。目前,我院科研人员还在挖掘现有马铃薯优良品种的基础上,加快选育特用及专用型品种,并加大推广力度。
      “马铃薯主粮化战略,不但需要有好的品种,同时也需要有一个相对完善的育种创新体系来保驾护航。”矫江对此深有感触。他说,过去由于育种体系和机制的不健全,在育种选育过程中常常是一家一户式的小团体进行单打独斗。“要进行工厂化、专业化及分工协作化育种,这样才能整体、大幅度提高作物的产量。

産業鏈條延伸擴寬領域

 

      土豆是理想的代粮作物,但要让其真正加入主食的队伍,就要在延长产业链条、拓宽加工领域等方面下功夫。目前,黑龙江省的马铃薯绝大多数都被用作鲜食、饲用和留种,加工成淀粉、粉丝、粉条、全粉、薯条、薯片等产品的仅占极小一部分。我院总农艺师闫文义表示,“马铃薯加工多以初级加工为主,限于生产粗制淀粉,制作粉丝、粉条等,加工深度不够,经济效益不高,消化能力有限。这表明,黑龙江省在马铃薯深加工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黑龙江省的马铃薯加工总量虽然在全国不是最多的,但其加工产业链条在全国是最完善的。盛万民认为,要将马铃薯加工成主食,还必须进一步解决其产品的即食性、方便性、保鲜性和营养安全等诸多问题。“小麦和水稻能够成为主食,是因为其加工的便利性”,盛万民说。“就比如大米,我们抓一把洗干净放在电饭锅里,只需要按下开关,一锅香香喷喷的大米饭很快就能做好。现在需要科研人员研究的就是如何让马铃薯也能如些便捷的被人们当成主粮食用。”
      全营养粉是马铃薯成为第四大主粮的关键要素。我院专家认为,应拓宽马铃薯精、深加工渠道,以主食化为切入点,丰富土豆的产品应用范围,促进土豆加工多样化,实现初级农产品销售向加工食品转变;发挥现有初加工优势,重点加强精加工发展,研发生产出新型土豆主粮产品和营养保健食品;加快形成区域化、规模化生产模式,培育加工企业。
      目前,我院食品加工研究所已经尝试着用马铃薯的全粉生产出糕点类的产品。“这种马铃薯全粉蛋糕,吃的时候让人感觉不到‘土豆’的味道,只有通过细细回味才能品出一些不同”,国家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稻米加工岗位科学家、我院食品加工研究所所长卢淑雯说。该所还在尝试开发可直接应用于百姓家庭自制蛋糕的马铃薯“预拌粉”,并通过生物技术、挤压重组技术等手段改变马铃薯淀粉理化特性,拓宽产品研发的范围。同时,我院植物脱毒苗木研究所也在马铃薯全粉及深加工产品上动起了脑筋。马铃薯酒和马铃薯冰淇淋就是他们最新的产品。据黑龙江省马铃薯工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我院脱毒苗木研究所副所长吕典秋介绍,马铃薯冰淇淋和市场上常见的冰淇淋不太一样,其主要成份是具有丰富营养元素的紫色或红色的马铃薯颗粒全粉,并搭配适量的奶粉和白糖,不需要加入任何食品添加剂和固化物,最终通过冰淇淋机加工成马铃薯冰淇淋。特别适合儿童和老人食用。“马铃薯冰淇淋由于原料天然,保证了产品绿色、健康、无公害”,吕典秋说。目前,我院科研人员还在研发马铃薯相关的功能型饮料。 

 

國家政策保駕主糧戰略

 

      马铃薯是唯一一个可以作为“菜”、“果”、“粮”兼用的作物。作为“配食”,快餐店里的土豆泥、小零食薯片等深受消费者喜爱,然而将其主食化,就绝不仅仅是国家一纸规定就可被老百姓认可的。那么马铃薯如何才能成为主食?其成为主食后,有哪些经济效益和社会意义呢?
      目前,马铃薯“主粮化”这一提法还只是中国农科院、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指导委员会和中国种子协会的意见,并没有上升到国家层面。我院专家呼吁,要想真正推动马铃薯主粮化战略,必须出台相关的国家政策。
      “要以市场为主体,并对消费者进行适当的引导”,闫文义表示。如果土豆主粮化能够推广,也是食物多样化的一种体现,但能否做成,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让马铃薯成为人们离不开的主粮,不是主观意志能决定的,最终取决于消费者习惯、接受程度、市场化运作等多重因素。只有让老百姓吃得起、方便吃、愿意吃马铃薯才能成为主粮。”
      我院专家建议,要使马铃薯主粮化,必须像对待玉米、小麦和水稻等粮食作物一样重视马铃薯,应给予政策上的支持,并尽快确立马铃薯的主粮地位、加大脱毒种薯扶持推广力度;建立、健全马铃薯种薯的检测和监管力度; 改善贮藏及运输配套设施,建立标准贮藏库,减少贮藏损失。
      记者从我院科研处了解到,目前我院已将马铃薯主粮化的相关研究列入“十三五”规划中进行重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