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视频app

 |  | 郵箱系統
·媒體關注
首頁 > 做暧暖爱视频每一刻
“三聯三送三落實”展現浙江春耕新景象

 疫情發生以來,浙江省新昌縣分管農業農村工作的副縣長呂田忙得沒有了周末。先是防疫,緊接著複工複産。眼下,隨著春茶的開采,這位“茶葉縣長”又緊鑼密鼓地張羅起即將到來的“大佛龍井茶文化節”。

  新昌茶園面積15萬畝,農民人均收入1/3來自茶産業。面對疫情挑戰,新昌准備將茶文化節全面轉型,從線下轉到線上。爲此,呂田每天都在忙碌。

  這是春耕時節浙江衆多“三農”幹部的一個縮影。2月19日,浙江啓動“三聯三送三落實”活動以來,各地農業農村部門組建了1797支服務隊,聯村、聯企、聯基地,送政策、送技術、送幫扶,落實防疫、生産和發展三項任務。

  記者走訪發現,在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下,浙江“三農”化危爲機,讓春耕這場全年農業生産的“開幕大戲”,除傳統的種子、肥料、農機等唱主角外,還出現不少新理念、新路徑、新模式,共同構建起應對疫情的“新景象”。



  同城快銷“解困局”


  這個春節,56歲的陳彩松心情像過山車。這個桐廬的“老鴨農”,養了30年鴨子,旗下3個鴨場共七八萬只鴨子。原本正月裏銷售最旺,可今年春節後,老鴨和鴨蛋一度都出不了場。

  老陳的主銷區在縣外,對于這場賣難困局,“安廚電商”的董事長王曉桢也著急,兩人合作已有4年,她不想讓老客戶就此虧損。不光是老陳,不少蔬菜種植戶同樣遭遇賣難,可另一邊,老百姓買菜卻不大方便,如何打通阻點?

  春節後的幾日裏,在全國各地,外運難、外銷難比比皆是,連“快遞之鄉”桐廬都尚且如此,更別談跨區域的遠距離運輸。王曉桢想到了去年11月公司搭建上線的“網上農博”平台。能不能探索“本地産、本地銷”模式?

  桐廬是“安廚”的大本營。王曉桢的倡議得到了當地農業農村部門的大力支持。很快,37家本地農業經營主體的60余種農産品上線。縣政府還承諾,負擔所有物流成本和損耗成本,以減輕平台壓力。

  “與傳統電商相比,同城配送在選品、標准、包裝、倉儲、物流等方面,均有所不同,這需要對供應鏈進行全方位改造。”王曉桢說。以老鴨爲例,采取預售模式,根據銷售半徑,確定不同的宰殺時間,以保證口感更佳,“像蔬菜,我們就會研究最適宜的配比和重量。”

  由于方便快捷,加上高性價比,同城配送一炮走紅。在桐廬,平均每天訂單超過1000單,最多時一天達到1923單,陳彩松的老鴨一個月內就賣掉了近萬只。很快,“網上農博”引起了浙江省農業農村廳的重視,從一個縣的試點,快速走向了全省複制。

  在農産品營銷專家、浙江省農業農村廳大數據發展中心副主任王慧智看來,由于疫情對物流的影響,農産品滯銷不可避免,在這種情況下,同城配送的探索很有價值,未來不失爲生鮮農産品電商的主流渠道。

  據了解,疫情防控期間,浙江省農業農村廳專門組建了生産保障小組,幫助搭建各種産銷對接平台。地方上則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很多地區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聚焦同城配送,整合各方供應鏈力量,緩解老百姓買菜和農業主體賣菜“兩頭難”問題。

  記者發現,同城配送盡管采取市場化運作模式,但在背後,地方政府的作用不容小觑:不僅幫助平台對接主體,還加強質量監管,解決平台後顧之憂,不少地方更是出台激勵措施,幫助扶上一程。目前,已有11個縣和3個地市加入“網上農博”,平台日均供應三萬多公斤農産品。

  由于反應迅速、舉措得力,在各方通力合作下,浙江很多農産品及時走出了滯銷困局。

  盡管危機已解,但浙江各級政府並未就此告終,而是從政策制定、組織架構、項目扶持等入手,謀劃如何爲農産品同城配送創造更佳的環境,各大平台則敏銳地嗅到市場機遇,紛紛開始紮根潛行。



  數字化成“新標配”


  今天在浙江,春耕不只屬于農民。立春後,吳開華早早就進入了他的“春耕時刻”。疫情防控期間,浙江普遍面臨采制工短缺,爲了讓各個茶區合理應對,吳開華專門聯合浙江省農技推廣中心,通過大數據對比,對幾大主要茶樹品種的開采期進行了預測分析。

  吳開華原是杭州電子科技大學自動化學院的教授,幾年前創立了一家名爲“瓦屋科技”的公司,專門將大數據、區塊鏈等時下最熱門的技術移植于傳統農業。去年年底,他帶領團隊,耗費大量精力,完成了安吉17萬畝茶園的數字測繪,終于厘清了安吉白茶的“家底”。最近,他計劃進一步將安吉茶園的四至、面積、權屬等也予以數字化,並提供數字化與品牌化“雙輪驅動”的産業升級方案。

  與吳開華“安吉實驗”保持同步的,是魯家村盈元農場的主人朱仁元。他向茶客們推介自家茶葉時,除了過去慣打的“鮮爽牌”,今年還著重帶上了“科技牌”:“我們每一片茶葉,都是有數據的。”

  朱仁元種茶並不早,爲了做出個性和特色,他將目光聚焦到數字化應用。由此,開春後,朱仁元不僅要忙“老農活”,還得操持“新農事”,檢查各種智能化設備。

  疫情防控期間,農業經營主體最發愁的就是人工。這幾年,用工成本與日俱增,借助數字化提升生産效率,成了很多人的共同選擇。由于一次性投入較大,不少老板起先還猶豫不決,這次疫情發生後紛紛下定決心,斥資投身數字化改造。

  朱仁元算是嘗到了甜頭。“無論是水土氣、溫濕度等環境數據,還是生産加工過程的全流程數據,這些都能很好地指導生産、提升效率,但我更看重的,是用數據爲品質和品牌背書。”爲讓消費者了解和感知數據,朱仁元設置了一系列載體,比如手機掃碼、實景直播、VR體驗等。

  如今在浙江,數字化成了春耕備耕的“新標配”。2019年底,浙江省農業農村廳通過了72家數字農業工廠試點示範主體名單,共分爲數字漁場、數字牧場、數字植物工廠三大類。現在,很多主體已進入複工複産,“數字化新基建”也由此步入了快車道。

  “通過這次疫情,我發現一個機遇。今後,數字化與品牌化一定要相互聯動、互促互進。數字化可爲品牌化提供質量保障和背書,品牌化則通過優質優價,讓科技投入有價值體現,形成內生動力,兩者缺一不可。”安吉縣農業農村局局長楊忠義深有感觸。



  節慶改造“上雲端”


  浙江的春天,茶香四溢。一直以來,爲了擴大産地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浙江各個産茶縣都會舉辦茶事活動。今年受疫情影響,各地紛紛取消線下節慶,但到了線上,硝煙更濃。

  “開化龍頂”聞名遐迩。3月6日,分管縣長到“雲上茶市”請大家喝茶,3個小時的直播,吸引了230多萬名網民觀看。安吉縣也計劃將一年一度的茶博會搬上“雲端”,頒獎、推介、直播帶貨、市場分析等,全都通過一根網線連天下。松陽縣則專門出台政策,鼓勵運用電商和直播平台銷售,已經連續舉辦了12屆的茶商大會,也將從線下轉爲線上。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浙江已有十余個茶葉主産縣市,將今年的節慶活動進行了“觸網”改造。

  如果說這些産茶縣的“觸網”尚顯簡單,那麽,新昌提出了“雲節慶”的全新概念,則在深度、廣度和豐富度上都大有提升。屆時,重塑後的“大佛龍井”品牌新形象將驚豔亮相,還有雲直播、雲連線、雲發布等,並設計了互動遊戲,邀請網友線上參與采茶、炒茶和泡茶,品牌元素在節慶各個環節幾乎無處不在。

  “農事節慶網上辦,既不是疫情下的緩兵之計,也不是無奈之舉,更不是簡單地從線下搬到線上,而是根據産業環境、消費趨向、目標群體等做出的全面改造升級。我們希望探索出‘農業品牌+農事節慶+農品上行’的一攬子解決方案。”呂田說。

  隨著茶葉的全面開采,浙江的鄉村旅遊也迎來了“複業階段”。緊跟其後的,是鄉村旅遊節慶活動的熱鬧登場。

  3月20日上午,開化縣大溪邊鄉上安村的油菜花田中,舉行了一場大型網絡直播活動。跟著鏡頭,230萬人次在線領略了鄉村美景。在現場,浙江省農業農村廳發布了春季鄉村旅遊權威攻略,54條線路、200多個站點,涵蓋了吃住遊樂購全要素。眼下的浙江大地,除了地頭間的忙碌,美麗鄉村也正徐徐展開“春耕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