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视频app

 |  | 郵箱系統
·媒體關注
首頁 > 做暧暖爱视频每一刻
産業活 集體強 村民富

近年來,青海省西甯市委、市政府科學謀劃、精准施策,大力推進農村集體經濟發展,探索出了集體股份分紅型、盤活集體資産型、利用集體資源型等多種模式,光伏、旅遊、購置商鋪、出租土地、種養業等項目遍地開花,村集體的“造血”功能不斷增強。截至2019年底,全市917個村集體全部實現收入“破零”,經濟收入1.38億元。

  初夏五月,湟中縣攔隆口鎮泥麻隆村的村民們正忙著在山坡上種花。村黨支部書記汪治財告訴記者,原來的荒山荒坡變成了城裏人休閑遊玩的好去處,村集體有了收入,老百姓的口袋也漸漸鼓了起來。如今,在西甯市像泥麻隆村一樣強起來、富起來的村子越來越多。循著這些變化,記者走進鄉村,一探究竟。



  資金輸血 政策鋪路


  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要實現其“造血”,必須先“輸血”。西甯市農業農村局局長車向賢告訴記者,從之前排查的結果看,仍有很大比例的村集體屬于“一窮二白”,既沒有資源優勢,也沒有發展潛力。

  爲此,西甯市村集體經濟“破零”工程領導小組組織人員對全市917個村的集體經濟運行現狀進行排查,梳理出集體股份分紅型、推進土地經營型等10種典型模式,並明確了實施光伏項目、發展旅遊産業、村利用已有商鋪或籌購商鋪出租、出租村集體土地、發展種養業、入股企業、建庫房或建市場的集體經濟發展方向。

  發展有了方向,“輸血”才有目標。爲此,西甯市統籌中央、省、市、縣(區)級村集體經濟發展資金近7.5億元,集中資金優勢推動項目加速落地、産業快速發展,讓“一窮二白”村集體收入實現“破零”,讓小有基礎的村集體“造血”能力更強。

  兩年前,大通縣斜溝鄉上窯洞村“兩委”利用壯大村集體經濟資金和扶貧項目,確定了“自然資源+項目資金+集體經濟+脫貧致富”的發展思路,鼓勵黨員致富帶頭人創辦旅遊公司、開辦“農家樂”,通過自助旅遊、民俗體驗等方式,實現旅遊消費不斷帶動村集體經濟的增長,群衆收入穩步提升。

  “前些年,我們村由于地處腦山地區,受地理位置、自然條件、信息閉塞等因素制約,村民靠天吃飯,收入單一,村裏除了那點轉移支付和工作經費,賬面沒有一分錢,現在可不一樣了。”窯洞村黨支部書記肖生玉高興地說,“2019年底,村裏集體經濟收入達到了19.7萬元。”

  農村集體經濟發展既要資金“輸血”,也要政策鋪路。爲了有效解決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中的用地、貸款等問題,西甯市堅持用足用活政策,利用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及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節余土地指標5323畝;完善金融機構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融資、擔保等政策,健全風險防範分擔機制。目前,西甯市信保集團累積擔保貸款18.65億元。

  此外,西甯市還落實對農村集體土地所有權、宅基地和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及地上房屋確權登記不征收契稅,對服務于農村的國家或集體所有經濟組織免征相關稅費的政策。



  配強支部 培養人才


  農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

  幾年來,西甯市委組織部堅持開展組織體系三年建設行動,對農村軟弱渙散黨組織進行了集中整頓,通過實施村幹部“履職體檢”,下大力氣調整了一批不勝任的村“兩委”負責人,同時吸納了一批實幹能幹、村民支持的“能人”擔任村“兩委”負責人。

  湟中縣攔隆口鎮班仲營村黨支部書記劉榮就是發展村集體經濟“能人”之一。前幾年,班仲營村裏有兩處磚瓦廠,承包給私人經營,每年村集體收入還算不錯。自從環保整治開始,磚瓦廠停辦,村集體經濟發展該往哪裏走成了劉榮和村“兩委”班子成員時常討論的問題。

  直到2018年,劉榮提出了要引進社會資本,與村裏合資在其中一處磚瓦廠的地址上建設果蔬保鮮庫,帶動村集體經濟發展。如今,投資1400多萬元的果蔬保鮮庫已經投入使用,班仲營村村集體每年可以收入租金20萬元。

  西甯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親自挂帥,啓動實施了“西甯市村集體經濟組織帶頭人孵化基地”省級黨建項目,依托西甯城市職業技術學院挂牌成立了“西甯市村集體經濟組織帶頭人孵化基地”,通過“強化班”和“進修班”,對全市400名村集體經濟組織帶頭人進行系統培訓。

  2019年4月,大通縣東峽鎮衙門莊村黨支部書記郭成林在“西甯市村集體經濟組織帶頭人孵化基地”接受完課程培訓後,又赴湖南進行了實地考察學習。

  回村後,郭成林立馬投入到謀劃發展村集體經濟的工作中,結合村子的自然資源優勢和區位優勢,提出了“商貿+文化+旅遊”的發展思路。一年多來,這條路子走得越來越寬、越來越穩。最近,村裏建成的商貿中心正在發包,預計年收入租金可達50萬元。



  因地制宜 多業開花


  在湟源縣池漢宏發家具建材市場,不少商鋪已經開業。這個建築面積1萬多平方米的建材市場,每年可以爲湟源縣大華鎮池漢村帶來40多萬元的集體收入。村黨總支書記何宗光說:“老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們村靠的就是這塊集體建設用地。”

  池漢村距離湟源縣城不遠,不僅有土地優勢,也有著不錯的交通區位優勢,但關鍵是如何讓這些優勢變成經濟優勢。村“兩委”對建設家具建材市場早有想法,可建設資金卻是天文數字。何宗光向村“兩委”提議進行招商引資,村裏出地,企業出錢,商鋪産權歸村集體所有,經營權歸企業,村集體每年收取土地租金。如今,這塊土地上還建起了基礎扶貧車間。2019年,池漢村集體經濟收入達到了72.5萬元。

  與池漢村不同,湟中縣攔隆口鎮泥麻隆村只有無法灌溉的耕地和荒山荒坡。村黨支部書記汪治財和村“兩委”班子決定要把資源劣勢轉變成經濟優勢。經過對村子深入調查研究後,村裏提出了發展鄉村旅遊的思路。

  經過幾年的精心打造,如今泥麻隆村的荒山荒坡變身遠近聞名的花海景點。汪治財告訴記者,每到夏天,這裏遊客絡繹不絕。2018年和2019年兩年村裏接待的遊客超過14萬人,帶動了村裏20多家農戶發展農家樂。不僅如此,村裏還憑借當地的冷涼氣候優勢,大力發展當歸、黃芪等藥材種植,村集體還辦起了藥材加工廠。

  村集體經濟強了,村裏人也富了起來。去年,泥麻隆村集體經濟收入近20萬元,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4萬元。據了解,村裏今年又利用中央財政扶持壯大村集體經濟試點村項目50萬元資金,在景區建起了20間商鋪,在拓寬村集體經濟收入渠道的同時,帶動村裏群衆穩定增收。

  細看泥麻隆村,已然走出了一條符合自己實際的村集體經濟發展道路。